武夷山炒股开户

第三百一十九章 青萝卜与惨绿少年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小阁老作者:三戒大师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itics77.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小阁老》 第三百一十九章 青萝卜与惨绿少年
    北京大雪纷飞,南京却艳阳高照。

    青石街,海瑞家,天井中堆着昨日新买回的几百斤萝卜。

    海母坐在水盆旁,用粗糙的双手将带泥的萝卜撸洗的干干净净。

    小丫像只快乐的小兔子一样,帮着奶奶将洗好的萝卜送给姨娘。

    韩氏便在案板上,将萝卜连皮切成大长条,然后一条条挂在绳子上晾晒。

    “少吃点儿,当心胀气。”王氏端着茶壶从堂屋里出来给婆婆倒水,她的气色要比小半年前好太多。

    见小丫又偷吃萝卜条,王氏又好气又好笑道:“馋嘴丫头,又不是吃不饱,怎么光寻思着偷吃?”

    “孩子嘛,都这样。汝贤小的时候,整天偷我晒的咸鱼。”海母心情很不错,笑眯眯的对小丫道:“喜欢这味儿,让你爹明天给你买萝卜糕吃。他要是忘了,就不让他进门。”

    “奶奶太好了!”小丫欢呼雀跃,捧着奶奶的脸亲了一口。

    “脏。”海母一脸嫌弃的用袖子擦了擦口水。

    看到她冻得通红的双手,王氏赶紧搁下茶壶,:“娘,剩下的我来洗吧。”

    “这才刚好了几天,又嘚瑟?”海母却不领情道:“忘了李神医说过,今年冬天是个坎,开春不犯,你这病才算好透了。”

    “婆婆和夫人进去歇着吧。”韩氏的脸上也洋溢着笑容。“活不多了,我一个人就能成。”

    “你更不行!”海母和王氏却异口同声。

    “我们海家的希望,就在身上了。”海母笑着瞪一眼韩氏道:“切完了这几刀就进去歇着吧。”

    “婆婆,我都还没显怀呢。”韩氏小声羞涩道。

    “你不懂,就这几个月最要加小心。”海母却不容商量道。

    婆媳正说话时,院门开了。全天候多功能老仆海安背着箩筐进来,身后跟着半旧棉布袍子的海瑞。

    半年不见,海大人还是那么又黑又瘦,脸上却挂着不易察觉的笑容。

    “娘,您看谁来了。”

    海母闻言抬头一看,便见个唇红齿白的惨绿少年跟在儿子身后,进了自家的院子。

    “哎呀,这不是小恩公吗?”海母登时绽开发自内心的笑容,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在儿媳的搀扶下起身。

    “孙儿拜见奶奶。”赵昊抢上前,就给老太太行大礼。

    “汝贤快扶起赵公子,他是咱家的贵人,当不得,当不得啊。”海母腿脚不便,便让海瑞赶紧扶起赵昊。

    “呀,又有肉吃了!”小丫忽然开心的蹦起来。显然终于想起赵昊,只是记忆点有些跑偏。

    “这孩子,瞎说什么。”海母敲她脑袋一下,怒道:“还不快给小恩公磕头,替他谢谢救你娘的命之恩。”

    “哦。”小丫倒也听话,眨眨眼,便朝赵昊磕头。

    赵昊哈哈笑着将她抱起来道:“用不着,我又不是大夫。”

    “哎,没有公子,万神医、李神医怎么会来我们家?”海母却不认可,拉着赵昊的胳膊往堂屋走道:“来来,快进屋去喝茶。”

    说完又回头对儿子道:“今天别自己做饭了,去酒楼叫一桌席面,老娘要好好谢谢赵公子。”

    “是,母亲。”海瑞点头应下,心说还好刚发了俸禄。

    某位全能战士正从箩筐里,一样样拿出采购的肉食菜蔬,闻言动作放缓了一拍。

    他本打算好好露一手的,六菜一汤的菜谱都打好腹稿了。

    失望。

    海母将赵昊让进屋,命王氏换好茶,让韩氏赶紧去把炉子升起来。

    海瑞也没闲着,被老娘踢出去买炭,给冰窟窿似的堂屋里加个炭盆。

    虽然看他的样子有些狼狈,但赵昊能感觉到,海大人身上多了一丝叫幸福的气息。

    不一会儿,王氏端着茶盏上来,不好意思笑道:“还是公子上回拿来的茶叶呢。”

    “婶子太客气,身体好点了吗?”赵昊笑着接过茶盏。

    “托公子的福,大好了。”王氏红着眼圈道:“之前李神医给我把脉才知道,要不是公子及时请他来,我现在可能都……”

    王氏后怕的抽泣起来,她虽然以前想过就这样一了百了,可这日子刚刚好起来,谁还舍得撒手人寰?

    “婶子别胡思乱想,你肯定长命百岁。”赵昊笑着安慰她一句,挥挥手让高武将带来的礼物,十斤碧螺春,十斤淮盐、还有六坛味极鲜特制的酱料,一股脑拎进来。

    “哎呀,你这孩子真是的,能来吃顿饭就是赏光了,还带这么多礼物。”海母见状直怪赵昊太客气。

    “娘,还是那话,他的礼物你就收着吧。”海瑞从街口买回炭来,见状笑道:

    “这位赵公子又阔了,前日在苏州,他借人家地方请客吃饭。让宾客们一怂恿,便花了二十万两银子,买下了那家的园子。”

    “吓,那多少钱啊?”海母和儿媳面面相觑,因数目过大而失去判断。

    “奶奶,别听海大人造谣。”赵公子先是讶异,这才过去几天,这事儿就传到金陵来了?

    旋即想起南京通政司除了上传下达,可还负责搜集情报。整个江南发生的大事小情,怕是都瞒不过这位右通政。

    这样也好,省得多费口舌了。赵昊便笑道:“那园子是味极鲜买下来开店的,又不是给我买。这本就是计划之内的事儿,怎么就成了冲动之举?再说,金额也不对啊,哪用那么多钱?”

    嗯,十九万两而已,差了整整一万两呢。

    “你看你,一把年纪了,听风就是雨,还不快跟赵公子道歉!”海母瞪一眼海瑞,海斗士无奈只好跟赵昊赔不是。

    “就凭汝贤你说的,赵公子在昆山和苏州做的那些好事。”海母又拉着赵昊的手,悍然宣称道:“漫说是个十几万两的园子,就是一百万两的他也住得!谁也不能说他什么!”

    老夫人对一百万两的园子倒是有概念,感觉魏国公家的东花园,应该就值那个钱。

    海瑞想了想,摇头道:“他小仓山的园子就够过分了……”

    “喂。”赵昊抗议道:“那也是商业地产好不好!我没有私宅的!”

    可不是嘛,南京的赵府是整个赵家的。

    回昆山他住县衙。

    去苏州住江妹妹家……

    就连上西山岛,也是住兵营的。

    大明朝要是搞财产申报,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住宅栏写‘无’的。

    ps.第四更,求月票!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