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炒股开户

第三千零八十章 大结局21(完结)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盛宠之嫡妻归来作者:失落的喧嚣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itics77.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盛宠之嫡妻归来》正文 第三千零八十章 大结局21(完结)
    “夫人?”她身边的人看向她不知道夫人为什么看她们。

    夏氏想问她们也知道什么?是不是又有人乱说表妹和老爷有关系?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为辞海。

    “你们是不是也听到了什么?”夏氏问了。

    她身边的人其实是听到了,以前她们不知道,现在都在说,老爷回府没有顾忌找上夫人表妹。

    也不在意有没有人知道——夫人的表妹也找老爷,他们见面说着,老爷帮着找人,很多人都说不对。

    老爷好像要收下夫人表妹到房里,她们,让她们说她们不敢,可府里都在说了。

    夫人也听到了!

    “夫人,奴婢们不知道。”她们还是不敢说。

    “表妹和老爷是不是有关系?不会有关系的是不是?”夏氏再次问,盯着她们,没有人说话回答,都向着她低下头,夏氏脸色变了变。

    她想去找表妹问清楚,找老爷问一问。

    表妹不会这样对她的,不会勾引老爷的,表妹说她的目标是小叔子,老爷也不会这样对她,她和老爷还有女儿。

    老爷怎么和表妹一起?

    心里想着,害怕担心不相信,她问了问表妹在哪里还有老爷在哪里,表妹在自己的院子里,老爷回来了,她想先去问老爷,再问表妹。

    真的有什么也一定是老爷先起的心思,老爷开始的,表妹不会对不起她不会背叛她的,她不想问表妹心里相信表妹。

    她和表妹说,表妹会离老爷远远的。

    “我要去老爷那里。”夏氏说起来。

    “夫人你要去哪里?”

    夏氏身边的人一听看向夫人,夫人想?

    “我要去见老爷。”夏氏说了。

    她身边的人见状想说什么。

    夏氏没有再说,带着人去老爷书房,到了老爷书房,却没有看到老爷的人,只见到老爷书房的人。

    “夫人你怎么来了?”

    书房的人行了一礼。

    “老爷呢。”夏氏问起老爷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看到没有在书房里吗?那去了哪里。

    对方看过来看了一眼,低头说不知道。

    “夫人小的不知道,请见谅,老爷在书房呆了一会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不是他一个小厮能问的。

    他又看着夫人说了一声,夫人找老爷不知道又有什么事?平时夫人都不来书房现在来了,他想到老爷和夫人的情况还有老爷的一些事。

    他不敢再看夫人,他只是一个小厮,守着老爷书房,夫人的性子他知道,不久前他本来不守书房,老爷的书房有女人看着。

    被夫人一说老爷处理了,如今他守在书房这里。

    “出去了,去了哪里,老爷。”

    夏氏一听看着他,想了想,她不知道老爷去了哪里?老爷回来了一般都是在书房,要不就是找别的女人不会去正院。

    是和别的女人一起?是不是?她再看小厮想要问。

    “老爷不在书房去哪里了?”

    “夫人,小的也不清楚。”小厮再说:“是真的不清楚,老爷出去没有说,直接就走了。”

    夏氏不信。

    小厮没法说了。

    “是不是去找别的女人?”夏氏想到什么问了起来,老爷去找别的女人?是不是有别的女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跑出来,趁着她没有注意到勾引老爷?表妹也不知道,还是说表妹,她想到表妹。

    “没有,夫人。”小厮一听夫人说就知道夫人想到了什么,赶紧说。

    夫人要是认定了到时候又是麻烦,要是找老爷,老爷那边知道更是会生气,他这个小厮还能不能活着都不知道。

    老爷一定会怪他。

    “夫人,小的不知道,老爷应该不是。”老爷去哪里了,他想了想,睥了一下夫人。

    “没有?老爷难道找表妹去了?”夏氏心里忽然想到,她不想想的,还是想到了,猛的盯着小厮。

    小厮脸色一变看夫人,夫人怎么,怎么,他低下头去。

    她身边的人也没想到夫人会这样问,夫人问起来小厮呢怎么回答?

    “本夫人问你,老爷和表妹是不是有什么,你在老爷身边服侍肯定知道,看到了,要是不说我就自己去找,到时候。”

    后面夏氏没有再说。

    “夫人。”

    小厮:“夫人没有,不是,小的不清楚,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老爷不会的,不会。”

    他马上说起来。

    哪里敢说一个字,有些乱的说着,说到后来停下来。

    夫人怎么会想到知道了?不是说夫人不知道吗,夫人知道了那?想到老爷的事,他想到老爷吩咐还有老爷说的话。

    他不能让夫人知道,老爷,老爷现在去找人了,要是夫人去看到?

    事情就瞒不住夫人,不过老爷最近好像不打算再瞒了。

    夫人知道就知道了。

    夫人身边的人也看着他。

    夏氏身边人听到小厮说没有,不知道是真是假,回头看向夫人。

    “真的不知道,老爷没有和表妹一起?”夏氏也不想这样想这样问,她还是上前一步,看向小厮。

    书房本来是有一个女人的,后来老爷处理了,在表妹来了府里不久,以前她没有多想,如今想到表妹想到老爷,看着眼前小厮。

    “夫人,你怎么这样想?老爷怎么会这样,不会的夫人。”小厮不知道夫人为何这样想这样说,是最近的风声夫人也听到?他还是替老爷说着,等夫人真知道再说吧,他这样应该不会错。

    夫人身边人也看着他,他望了一眼。

    “不会吗。”夏氏也希望不会。

    “夫人,老爷说不定有事。”夏氏身边人这时开口。

    “你们明明也听到什么。”夏氏看她们,她们望着夫人不再说。

    “我也不想这样想。”夏氏再说,看向小厮还有身边人:“但我想看一看,我不想再怀疑表妹还有老爷。”

    “那夫人就不要想。”小厮再道。

    夏氏盯着他。

    “夫人,老爷小的不知道,夫人想太多了。”小厮又说起来。

    “我不想,但,事情发生了。”夏氏又说,而后她再看小厮。

    “老爷回来马上通知我,表妹在自己院子里,老爷,我要去看看找表妹。“夏氏决定去表妹那里看看,找表妹,看了身边的人,她身边的人也看着她点头,夏氏转身就走。

    带上身边人去了。

    “夫人。”

    小厮一见想要追上去,夫人要去找?那老爷的事,他叫了一声可是夫人根本不理他,想到什么,他准备派人去通知一声老爷。

    等夫人走远后,他叫了一个人问了问走了出去吩咐起人来,小声说了要做的,让人快点去找老爷和老爷说一下夫人的事,让老爷知道夫人知道的事。

    等人走了小厮才回去。

    夏氏走着走着,停下来。

    “夫人为什么不走了?”她身边的丫鬟婆子望着她,夏氏侧头看了她们才:“我怕看到不想看到的。”

    还是到了表妹住的院子。

    “夫人到了。“夏氏身边的人说起来,夏氏看着里面,没有让人去叫人,看到守在外面的人,也没有让人去通报,就站在那里,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守在外面的人见到她来好像没想到除了意外还有别的什么,叫了一声行了一礼。

    夏氏看着,什么也没有说,望着身边的人。

    “夫人?”

    “你说她们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来,不想我来不想我进去。”夏氏说道,她身边人也看出来了一点,夫人。

    “表妹在吗?”夏氏走过去。

    守在门口的人应了一声。

    “在,只是。”她们想要说什么没有。

    夏氏就像没有看到一样:“看你们的样子表妹没事?我来找表妹有话说想找她,她是不是和谁在一起,是不是不是一个人,有人也在?”她问了。

    她身边人意识到看过去。

    “没有。”守在门口的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不敢说什么话,过了一会想说是又说了没有,眼前人的到来是她们没想到的。

    夏氏再看她们,她们说不出话。

    “我们进去。”

    夏氏道,带着身边人进去,守在外面的人看着进去的人,知道不好,想要追上去想要叫住想要再说什么都不可能。

    可是想到里面她们担心,一旦让人进去看到那么——

    对视一眼,有人留下,有人进去跟着后面,快步追到后面追了进去,想要追到前面去,但又不敢,只能跟在后面,夏氏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脚步没有停。

    后面追过来的几次超过一点又退下,夏氏不久看到了想要看到的。

    老爷,表妹。

    老爷抱着表妹,他们在一起。

    没有看到之前她还可以骗自己,不去相信听到的风声还有相信表妹说过的话还有老爷和表妹不会如此对她。

    他们是她最亲的人,甚至过来的路上,她哪怕再是怀疑再是想着还是不希望真看到这一幕。

    她希望来表妹一个人在,老爷也没在这里,表妹她安慰了好久。

    找不到悠姐儿不是谁的错,看来表妹找上老爷帮忙了。

    怪不得都说老爷帮着表妹。

    “老爷,表妹。”你们真的骗了我,在骗我,把我当成傻子一样,你们到底在一起多久,应该早就在一起了吧。

    夏氏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看着就看着,手颤抖,整个人快站不住,想要软倒下去,但表妹和老爷的亲密让她强撑着。

    老爷真的和表妹有关系,真的一起,她太相信表妹了,表妹说什么就信什么,从头到尾都相信,有人提醒也不放在心上,她到底有多傻?

    她以为表妹可怜,以为表妹可以帮她,事实上呢,表妹和她抢老爷,她就算不相信老爷也相信表妹。

    表妹为什么要对不起她?她哪点对不起表妹,外面那么多男人,表妹想找男人可以去找,她想勾引小叔子也去。

    为何要抢她的男人?

    她身边的人也看到,夫人,老爷,表——她们不知道说什么,呆呆的看了一会再看夫人,夫人。

    “夫人,老爷,还有。”她们想说什么不敢。

    后面追来的人急得不得了,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拦住迟了一步,往里一看再看夏氏,跪了下来。

    夏氏和身边人没有理会。

    “你们也看到了。”

    夏氏喃喃自语,她身边人不敢说什么。

    “老爷,表妹。”夏氏再开口,手不再颤抖,可是心又冷又寒,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她,怎么能这样做?

    “谁?”纪大老爷还有夏氏表妹看了过来,他们也听到动静,一下看到夏氏。

    纪大老爷皱眉,不知道她来干什么,放开夏氏表妹看着她。

    夏氏表妹也看到,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夏氏更怒,走了进去,带着人。

    “夫人。”

    “老爷你和表妹怎么能这样对我?”夏氏说起来,边走边说。

    “怎么样?”纪大老爷问。

    夏氏表妹没说话。

    她也看到门口跪着的人,安排在外面守着的,现在表姐进来,她们没有用没有拦住,不过也没什么了。

    “你来干什么?”纪大老爷又问起夏氏来,好像并不想她到来,皱眉更紧。

    夏氏心痛。

    “表姐来找我吧,不知道找我干什么。”到了这一刻夏氏表妹也不在意了,开口问了表姐,站在表姐人旁边。

    一点没有羞耻感好像她才是纪府大房夫人。

    纪大老爷看她一眼,点头,没说话,夏氏表妹很从容。

    这令夏氏说不出的恨:“表妹,老爷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在一起,你们。”她冲进去冲到他们面前质问。

    夏氏表妹仍然没有羞耻。

    “怎么不可以?”纪大老爷反问,没有耐心,夏氏表妹想着自己女儿不见了,找不回来,她用不上表姐了。

    “老爷,表妹。”

    两个最爱最亲的一起对不起她,一起这样问她,夏氏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好像痛到极点,他们没有感到对不起她,没有一点愧疚,看他们样子就知道,她呢这么痛苦,为什么现在才看清才发现?

    他们好像不怕她知道,一点也不担心。

    以前要是相信婆婆的话就不会这样。

    “还有什么事要说?”纪大老爷又问。

    夏氏表妹:“表妹来找我是有悠姐儿消息?”纪大老爷跟着再问一遍。

    “老爷你和表妹,我一直不信,也没有怀疑,你们。”

    夏氏后退着。

    门外,有一个人过来,想要见老爷和守在门外的人说了说,他是小厮派来的,得知夫人已经带人进去,可以见到老爷了,这个人知道来晚了,他还是进去。

    看着夫人还有老爷,夫人表妹。

    “老爷,小的来迟了,夫人去书房找你,来了这里找你。”来人说着,纪大老爷看他一眼没说什么话。

    夏氏表妹盯着表姐:“表姐还有话要说?”

    夏氏看着这个人。

    身体一晃倒了下去,还是撑不住了。

    夏氏表妹只看着,纪大老爷也是,让人扶着,夏氏看了好一会,闭上眼晴,她身边人扶住了她。

    *

    夏氏病了,病倒了,病得很严重,下不了床,纪大老爷并没怎么,只是交待人服侍好夫人就走了,夏氏表妹看着病倒的表姐笑了笑。

    夏氏闭着眼躺在床上,什么也说不出,她身边人看着夏氏表妹,夏氏表妹走了。

    纪老夫人知道老大媳妇病了,还说怎么病了,之前不是没病好好的吗?问了身边人,张嬷嬷也派人问了下。

    知道了原因。

    纪老夫人又想到悠姐儿那丫头没找到,本来就不顺利,想着就烦,大房那边老大媳妇还有她表妹一直找着人,府里也安排人找着,找不到人就是真出事不知道怎么办,如今老大媳妇也病了。

    再问老大媳妇表妹呢,得知没有,老大媳妇表妹才该是病倒的人。

    她才是当娘的,可是老大媳妇病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该病的没有病还好好的,不该病的病了,难不成这个姨母还比当娘的更担心不成?

    不知道了,纪老夫人不去想了。

    “老夫人,外面都在说大老爷和大夫人表妹的事,有风声了。”张嬷嬷看老夫人,老夫人想完她回答完老夫人的话再说。

    老夫人应该听出来。

    纪老夫人听她一说是反应了过来,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说有风声,那么老大媳妇再次听到?不是不信吗?这回也该不信,怎么病了。”

    她没有出去,没怎么听说,张嬷嬷先前就听到点风声,大老爷和大夫人表妹关系——

    问了后知道得更清楚了,听到老夫人的话。

    “老夫人,可能是听到风声又看到什么吧。”

    张嬷嬷回答。

    “你的意思,我知道了,老大媳妇知道了看到了,亲眼看到不能不信了,然后病了,老大还有她表妹呢?”纪老夫人再问。

    “大老爷没管,大夫人表妹也是一样,大夫人病得不轻。”

    张嬷嬷又说了。

    纪老夫人一叹,叹息着,就知道会这样,她派人去看了看,得知老大媳妇是怎么回事,和张嬷嬷再说了下。

    真的是亲眼看到,老大媳妇那样亲眼看到,气得昏过去,没气死算好的了,换一个人都会如此。

    老大他们太过,想着纪老夫人想谴责一下老大他们,也知道谴责也没我大用,还不用——

    让老大好好守着,至于夏氏表妹那个女人她没理会。

    先让老大媳妇醒了再说。

    可老大媳妇醒来后病还是没有好,反而病得越来越重,纪老夫人都带人去看过,府里的人都去看了。

    还有她的孙女也回来。

    可是也没用,知道了一切也劝不了老大,老大只知道帮着出去找悠姐儿,夏氏表妹也是一样,

    眼看着老大媳妇不行,纪老夫人想赶人走了。

    还是和老四媳妇老二媳妇说起。

    老四媳妇告诉她一件事,她才让老大媳妇表妹出了府去找人了。

    老四媳妇说悠姐儿是被颖哥儿丢出去的,问明了原因,纪老夫人没有说什么,没怪谁,和老大媳妇那表妹说了。

    当然她没有明说。

    只是说有人看到悠姐儿在哪里,好像是被人抓了起来,送出了京城,老大就帮着去找。

    老大媳妇表妹在府里呆不下去,出府去了。

    老大还要亲自去,纪老夫人想办法拦了他,不让他去,他没有必要去也不用亲自去。

    府里很多事需要他。

    还有他这样离京算什么,发不容易拦下老大。

    夏氏表妹她派人跟着,不让她再回来,还有悠姐儿,夏氏表妹儿了留在府里也没什么,再找机会处理就是。

    这一切都是纪老夫人私下想的。

    由于廖丫头的事真相出来了,府里没有退亲,廖府那边也派人说了一声,廖府知道事情真相,也派了人出京。

    然后两家还是如故,外面乱说的,想办法解决了,解释了,说是有人算计,至于是谁没有说太清。

    廖丫头并没有和别的男人如何,那个贼早抓到,就算还有乱说的,纪府不在意事情也渐渐过去。

    纪颖成了亲,到了成亲的日子,娶了廖含丹。

    纪禛也带着人回了京城。

    怀里抱着儿子。

    很受纪老夫人萧菁菁她们喜欢。

    纪颖成亲前,安置在庄子上的那个女人也生产了,生了一个女儿后想要见纪颖,纪颖没有去,只是派了人去。

    那个女人还有生的女儿一直留在庄子上养大,纪昕颜一直没有成亲,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一起为女性的地位努力。

    跟着叶蓁,加上她写的书哪怕过了多年还是很流行,很多人看。

    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字。

    宁晚歌在之后被纪老夫人定了亲,嫁了一个不错的,等到她的弟弟长大,也出了纪府考了科举中了举人。

    和纪府一直走动着。

    彻底解开海禁也在纪颖的努力还有皇上的努力上实现了。

    没有过多少年,纪尧退了下来,把一切交给年轻人,带着萧菁菁出府出京四处游玩,实现年轻时候说的承诺的话。

    叶蓁也组织了不少人一起到处玩。

    纪禛一直在外放,直到中年才回到京城。

    纪府一直身受皇宠。

    等到老一辈的老的老,死的死,吴老夫人纪老夫人都不行了,一前一后在一个很好的日子闭上了眼晴。

    赵嬷嬷也不太行了,眼晴真的看不见,服侍不了郡主。

    萧菁菁和四爷回到京城,然后又再次离去。

    在老年他们走遍了整个天下,还去了海外,写了游记,这本游记一直保存到了近代。

    萧菁菁和四爷老去后回了一趟京城。

    萧菁菁先病倒。

    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她想到前一世和四爷的种种,四爷也老了很多,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

    “菁儿快好起来,我们再去玩,你还想去哪里?不是想去更远的地方?”

    “四爷我不行了。”可能去不了了。

    萧菁菁道。

    她老眼昏花,看不见也听不清了,四爷还是她的四爷,纪尧没有伤心,他会一直陪着菁儿,就像他们这么多年扶持着走到现在。

    就像以前一样。

    “菁儿。”看到菁儿闭上眼晴,纪尧也没有什么好说,要说的已经和子孙说过了。

    菁儿去了他也会跟着去。

    纪昕颜他们也老了。

    都回来,带着小一辈,守在床前看着娘还有老了的爹。

    萧菁菁是在一个早上躺在四爷的怀里去的,纪尧也没有过多久,抱着菁儿闭上了眼。

    纪昕颜纪颖他们知道爹和娘一辈子恩爱不离,没有分开过,他们也知道娘去了,爹也不会独活。

    把爹和娘葬在了一起。

    2019年。

    萧菁菁醒了过来,她记得自己病得死了,为什么还能睁开眼还活着?她看着四周,四周是她没有见过的,一切新奇又不同。

    她坐了起来,这时有人进来看到她醒了:“菁菁你醒了好点了吗?”

    是一个女孩子,有些像叶蓁。

    萧菁菁没有说话,她觉得太奇怪,看着眼前的人就看着,忽然听到什么,看了过去,是两个穿着白色长褂的女子她们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说着。

    一边看一边说。

    “你昨晚看没有看嫡妻归来那个电视?里面都是有原型的,听说是真实的历史,纪氏家族一直到近代都还在,里面的男主纪永叔一生只爱妻子菁华郡主一人,纪太傅就是我的男神,听说是历史第一美男子,一生一世一双人,真好,昨晚演到大结局了。”

    “看了,我也喜欢,羡慕菁华郡主极了,不过听说历史上的菁华郡主也是美艳绝伦,要是配资公司 在古代多好,可以看一下。”

    “你还想穿越呀?”

    “要是能穿越回去就好了。”

    “我倒是不想,我还是天天看着纪医生好了。”

    萧菁菁听着熟悉的名字,熟悉的一切,有些没有听懂,她觉得自己好像又重生了?忽然那两个人叫了一声纪医生。

    像是动不了了,眼晴直直的。

    身边像叶蓁的站起来看出去。

    萧菁菁不由跟着看过去。

    “纪医生来了,菁菁。”

    门口,穿着奇怪的白色褂子的男人走进来,看过来,萧菁菁呆住了,四爷,她看到了年轻的四爷。

    “四爷。”

    纪尧看着萧菁菁:“菁儿你醒了。”走到近前笑了笑。

    萧菁菁呆了,他们在哪里?不过看着四爷,她不再害怕,有四爷在不管在哪里她都安心,无论是再活一世还是缘定三生,她只想和四爷一起。

    生生世世在一起!

    她很开心!

武夷山炒股开户    下了几天的雨停了,彩虹挂在天空,阳光照进来,一室美好!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