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炒股开户

第105章 还是不够狠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作者:玖九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itics77.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谋夫有道之邪医萌妻》正文 第105章 还是不够狠
    继唐淼光明正大将唐毅从牢中接走后,慕容枫也被人接出,麟两大武将世家,在全无子圣御的情形下,如此肆无忌惮的行径,在文武百官中传的沸沸扬扬。皇城内子静默的态度,叫往昔里那些个宠臣们心中惶恐的很,尤其前段时间里,唐家那位少年掌家剿了九江阁之后,便是什么风都没有放出来。

    饶是他们寻了各种由头拜谒这位少年掌家,流水的礼品送进了唐府和她那些个手下的手中,可唐家依旧稳如泰山,丝毫不见动静,风雨前宁静的叫他们心中生了可怖。

    唐家那柄王权剑也是叫人杵的厉害,子亲口麟兵权在唐家,武将们除了寒门新贵投在阴蓄门下,其他但凡有点历史的,不管暗地里打的什么算盘,明面上全然是唐家一边儿的。

    朝野一夕间,似乎武将占据了全然的上风,暗地里,陛下恍然顿悟,要整顿吏治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子和唐家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着,阴蓄那儿反而是没有那么多人盯着了。

    自有明哲保身者,已向子请辞回乡,慕容枫出牢的五个日头里,已经有一十九位言官,七位六部官员,二十位盛都城内各司、府衙官员请辞。

    唐淼瞧了一眼文书上的名单,这都还没动手呢,倒是一个个的都耐不住性子了。

    “文臣呐!”

    她撑着下巴朝着窗外看去,倒是阳明明媚的很,姬若离从外头进来,就瞧着她歪着脑袋在感叹,忍不住道:“阿七,你是不是对文臣有什么误解?”

    他一手挑起她压在桌上的文书来看,唐淼倒是不反驳,爽快的应了,“是啊,我时候家里就没跟我过文臣的好话,自然是对他们误解颇深。”

    完,她还深以为然的点头,唐毅的身影同飞花一样乱入了她的眼底,她立刻机警的站了起来,凑到姬若离身边,轻声道,“这话别给我六哥听。”

    “你啊!”姬若离忍不住去戳唐淼的额头,他将手中的文书甩到了桌上,“你自己不是清楚的很么,这些个请辞的都是些巧言令色的,真正的水平么……”

    他顿了顿,再开口,颇有几分的取笑,“这些怕是都算不上文臣。”

    “你倒是瞧的清楚。”她伸手拿了桌上的云片糕,斜倚着门槛,看着唐毅朝着自己走近,“我跟你,我在大夏见识的那些和在麟见识的那些,实在是……”

    她不禁伸手扶额,“啧啧啧……”

    唐淼如今想着,都是觉着麟朝堂内的某些人着实是拿不出手的,要文臣,想起一直记恨着自己的一枝柳,唐淼又觉得,自己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可论起业务能力,一枝柳确实叫人叹服。

    再不然,瞧瞧姬若离死对头姬乎的门下,那也是随便找一个,就可以在麟撑起半个朝堂的人物。

    唐淼越是想着,越是觉得这有什么好比较的,简直就是没眼看。

    她随手巴拉了一块云片糕,似有些感慨,“其实吧,早年间,朝中还是有些很拿的出手的能臣的,如今年长的叔伯身体大都不好,走的走,避世的避世,年轻一辈里……”

    “年轻一辈里,拔尖的凤毛麟角,你能全然相信的,只有唐毅一人。”

    唐淼眼角不自然的扯了扯,一副被姬若离中心事的模样,她恨恨的咬了口云片糕,却是什么都没有,姬若离逆着光都能清楚的瞧见她眼底的挣扎。

    唐家在麟只在武将中有牌面,地位虽巍然不动,可若然要扶持阴浔,达成皇帝托孤的心愿,怕是难,唐淼若是要扶阴浔上位,唐家不仅得是武将世家,还得权倾朝野,无人敢妄议。

    太傅年事已高,即使威望在,听从的人却是少数,年轻一辈中,唐家扶一两个自己人不是不可以,可时间都太长,阴蓄和贵妃虎视眈眈,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即使她用着唐家的兵权牵制,强推人上位,也是不得人心,算不得长久。

    纵观整个朝堂,最适合的人选便是唐毅,在年轻一辈的官员中,他是出类拔萃的,朝中官员与他皆有些私交,这些年,有志者多被往昔的宠臣打压,心中忌惮的很,若借着整顿吏治,将唐毅推出,背靠着唐家,唐毅便可在瞬间获得威望与人心,迅速成为一个权臣。

    扶植任何一个人选,都不若这个人选直接出自唐家,出自唐淼的同胞兄弟来的稳妥。

    唐家阿七分明看清楚了形势,心中也知道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可却是如何都下不了这个决定。

    姬若离瞧了一眼被家中下人叫住的唐毅,他上前一步,问道:“你还是因为,当年推了阿毅去做季姚的弟子而内疚?”

    唐淼转了身去看姬若离,他笃定的神情,并不叫她奇怪,这人惯常洞悉人心,尤其他从来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她不话,算是默认,亦或者还带着些被人揭穿的怔然,捏着云片糕的手,在她自己都没有在意的情况下,加重的力道使得碎屑在瞬间沾染了她不经意间动作的手指。

    许是唐淼的目光过于专注,以至于唐毅抬起了头,待他的目光寻到唐淼的时候,他冲她笑了笑,便又转身去同下人接着未完的对话。

    “唐毅的警觉性是因为本性如此,还是因为武将世家的缘故?”

    姬若离的话有些突兀,叫唐淼瞬间拧了眉,可她依旧不予置评,姬若离伸手将她手中有些狰狞的云片糕搁进她另一只托着的盘郑

    他掏出帕子耐心的将她手中的碎屑擦拭干净,“其实,你有没有发现,从到大,你和唐毅之间的关系好似颠倒了,你永远选择将他护在自己的身后,与唐毅比起来,你对家中其他兄弟姊妹倒是算的上是苛待了。”

    姬若离记得自己打从入了唐府,接触了唐家人开始,虽唐家人都偏袒唐淼这个幺子,可唐家阿七是个异类,她偏袒着的唐毅,才活的愈加如同唐家的幺子。

    即使他她当年将唐毅推给季姚,心中存着愧疚,可实际上,若不是拜入季姚门下,唐毅便是要离家去学武艺的,唐毅进宫读书,谁还能为难他,就是真有,唐家老的的都在盛都,如何也不会鞭长莫及,与其是她将人推进了皇宫,不若,她选择了一条适合当年那个真孩童的唐毅走的路。

    在日后的相处中,姬若离大概也明白,唐淼之所以那么护着唐毅,大抵是因为她自己都意识到自己是个不大正常的孩子,而瞧着与他一模一样的唐毅,便是觉得,他该是要有孩子该有的模样,是以,唐毅当年那般单纯,除了唐家人性格粗犷外,唐淼明里暗里的袒护也是功不可没。

    “阿七,你可还是记得,唐毅在大夏只身护在你身前?”

    他低声耐心的发问,唐淼没有作答,他继续问道,“你又可还记得,唐毅在处理和慕容枫之间关系的时候,果断的叫你们都他是个狠人?”

    “阿七,你是否真的记得,他是你六哥?”

    “他自然是我六哥!”

    面对姬若离的这一提问,她瞬间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盯着他,姬若离点头,“好,既如此,你究竟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唐毅没有信心?”

    “他身在麟朝堂,避无可避,他是你六哥,自会对你挺身相护,可他也是唐家的六公子,与其他唐家子嗣一样,肩负唐家的兴衰荣辱,就如同你逼着自己长大一样,唐毅终有一日要独当一面,你对唐毅过多的保护,何尝不是一种执念?”

    姬若离语气平缓温和,带着几分的循循善诱,唐淼听完,又瞧着姬若离看了看,末了将手中的盘子搁到姬若离的手中,自己双手环胸,和他拉开了几步,端详他片刻后,她恍然大悟,不禁笑道:“你是来给我六哥做客的!”

    她眼中诚然一片,冲着唐毅喊道:“六哥,别装了,家中能有什么要紧事儿,叫你和家中负责给池塘喂鱼的下人攀谈许久?”

    被她点名戳破的下人立刻抬手请辞,唐毅分明是唐淼的哥哥,如今却是两手背在身后,宛若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被人撞破一般。

    姬若离在一旁看着,道:“诚然被你瞧出来,你是不是也该听听你六哥的想法?”

    联想起福伯之前同自己唐毅今晨入了宫,唐淼笃定道,“六哥,你今是去请旨整顿吏治的。”

    唐毅点头,他坦然的时候,同唐淼如出一辙,“是,吏治整顿,必然存着风险,可家中除了我,有更合适的人么,朝中除了我,你有能完全相信的人么?”

    “我……”唐淼哑言。

    “淼淼,你要信我,更要信你自己,我定不负你所托,你也必能护我周全。”

    “六哥?”

    “淼淼,麟朝堂你已然入局,唐家亦从未离开过棋盘,以下为局,我唐家掌舵人必得是执棋一方,这棋局变幻莫测,稍有不慎便是万丈深渊,你如何能弃子不用,你怎么敢如此任性?”

    唐毅淡淡的看着唐淼,他对唐淼从未过重话,如今这般,已然算的上“严苛”二字。

    姬若离也是没有想到,平日里温言温语的唐毅,在唐淼依然犹豫的时候,竟不是耐着性子同她好好,而是反其道而校

    唐毅将时局剖析的如此清楚,甚至是带些无情的凉薄,冷眼旁观,心中异常清晰。

    是了,唐家的孩子啊,哪怕是瞧着如何的真,可到底是彻头彻尾的重臣、皇亲国戚,外表再如何能骗人,被保护的有多好,数年如一日浸在这盛都城中,如何还能如寻常百姓一般。

    姬若离不禁觉得自己被唐毅误导了,其实哪怕儿时唐毅和唐淼有多么的不同,和唐淼最像的还是唐毅,一如当日他们不想唐淼被卷进他们身不由己的漩涡中一样,唐淼不想叫唐毅染指这些,可其实如同她洞悉时局一样,唐毅心中明白的很。

    被唐淼保护着,是他们儿时形成的默契,他不会主动打破,甚至乐见其成,可真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如同唐淼叫自己长大一般,唐毅欣然接受,从不推脱自己作为唐淼兄长的责任,作为唐家子弟该背负承受的那些个使命。

    只是与唐淼能推则推不同的是,唐毅惯于清闲,而勇于主动承担,少了些唐淼的懒散。

    “六哥,我错了。”

    唐淼勇于承认错误,她拿了云片糕就往唐毅手里塞,“其实吧,我本来除了六哥你,我也没有别的人选了,你我是那么任性不懂事儿的人么?”

    她冲着唐毅挤了挤眼睛,“六哥你放心,明儿我就让薄大少给你打下手,他特能打,一个顶十个,你别舍不得用,有什么事儿就让他去,他仇人多,多一个、两个都无所谓的。”

    “合着你往日里就是这么卖我的?”

    薄言手中赤血剑一如往常耀眼,唐淼心想着,果然是不能背后人,这不现世报么?

    “大少,这么巧啊。”

    “并不巧。”薄言冲姬若离抱拳后,无视唐淼做贼心虚的表情,接着道,“有人找你。”

    薄言的神情算不得轻松,叫唐淼眼中不免带上疑问。

    “尧朔。”

    他略停顿后,接着道:“并非是我们找到他,而是他主动要见你,且只见你一人。”

    “现在?”唐淼忍不住问道,忽然间便是觉得,尧朔其人,当真是飘忽的很。

    薄言点头,“人就在后花园,今日午后府中下人大都放了月假,他倒是来的巧,你现在去,估摸着也就你们两个。”

    尧朔是个名动九州的人物,如今他点名要单独见自己,唐淼觉得,就冲着这缺年给自己批的命数,她都该去见见这神棍!

武夷山炒股开户    唐淼拽着薄言便是往外走,瞧着她急匆匆的步伐,唐毅幽幽道:“分明心里清楚,其实淼淼还是不够狠!”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