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炒股开户

004 嫁娶不须啼 上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惑世歹妃作者:南宫若思凝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citics77.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惑世歹妃》正文 004 嫁娶不须啼 上
    这大红的花轿,扎眼的喜字,大红,哦不,水粉的嫁衣。

    她这是要去给哪家老头做小妾?

    赵明月拧眉掀开一侧轿帘,盯着外头的丫头猛瞧。

    可不就是咏絮么!

    抬手捂住胸口,按捺不住激动的心绪。--竟然,竟然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咏絮也盯着她,小鹿眼越发的大:“小姐,您怎么把盖头掀开了,不吉利的,快盖上!”

    赵明月不理她,问:“宛若呢?”

    “在另一边。”

    “轻烟呢?”

    “在府里。”

    “今天是不是我出嫁的日子?”

    “是。”

    “我不是我爹娘亲生的?”

    “小姐,您不会饿昏头了吧?”咏絮瞪着赵明月,觉得自家小姐好像有哪里不对劲。“老爷夫人最是疼您的,不然怎么能依着您,却教您受这份委屈。”

    赵明月转转眼珠,嫌弃地抖抖嫁衣袖子。“我穿得跟个小妾似的,总不会是嫁给哪个青年才俊当正室的吧?”

    咏絮张了张嘴。

    小姐这是激动成什么样了,忘东忘西的。要不是她说话还正常,自己都担心她高兴傻了。

    叹口气,还是尽职尽责地回话:“小姐要嫁的,乃是这青城乃至全天下都数得着的卓越郎君,兆凌殿下。”

    赵明月果然激动得要跳起来,又撞上轿顶。

    那边的宛若听见了声响,忙打起帘子:“小姐,您别哭了,好好歇息一下,到了那边还有许多仪式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大喜的日子,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赵明月横了眼那张熟悉的秀丽脸庞,怔了怔,忙摸出小镜子照自己。

    脸还是那张脸,眼就肿得不像样了,跟被蜂子蛰了似的。亏得她眼大,不然这会儿就只剩条缝儿了。

    手边有茶水,赵明月赶紧拿帕子泡了敷上,眼皮很快便不那么紧绷了。她舒惬地吁了口气,又喊宛若:“拿点吃的来。”肚子响得都要盖过喜乐声了。

    宛若张大眼:“小姐,您真的要吃东西?那会污了您的妆容,还白费了您两日的忍耐。”

    赵明月拿下帕子,也忍不住奋力挣眼:“你是我亲丫鬟吗?竟然看着我饿了两天?!”

    宛若从来没被自家小姐这样吼过,顿时委屈了:“是您自己非要节食,说要把身形调整到最好,老爷夫人都劝不动的…”

    段玉珣这个旷古烁今的大傻妞!

    赵明月愤愤吐槽完,又摸了摸肚子,朝宛若摊开手:“吃的。”

    宛若递进来一把花生。

    赵明月没接。

    宛若又换了一把红枣。

    赵明月哼着气看她。

    再来几颗桂圆。

    赵明月虚弱地一歪身子,“包子,面,米饭,炒菜,没有吗?”

    宛若眨巴下眼:“那得现买。”

    赵明月捂额:“没带钱吗?”

    说着就要揪下凤冠上的珍珠。

    宛若沮丧地摇头:“王府来的吩咐,不准我们擅离卫队。”

    赵明月想想,也是,毕竟是皇子正妃,越不受待见,限制得越多,省得出了乱子彼此尴尬。

    她问:“还有多久能到王府?”

    “半个多时辰。”

    那忍不了。

    赵明月摇摇头,掀开轿门的珠帘,搭眼瞧见了最近的衡溢,眼睛一亮。

    衡溢听到身后似乎有人在唤自己,一转头,就看见新娘子把着轿帘掀着盖头,笑靥如花地朝他招手。

    垂着双目下马过去,“娘娘有何吩咐?”

    “我肚子饿了,想让侍女到旁边的铺子买些吃食回来。”

    衡溢皱眉:“恐怕不妥。”

    赵明月继续扮笑脸:“那麻烦大人跑一趟?”

    衡溢看了她一眼,却是一言不发地走回去,翻身上了马。

    赵明月饿得胃疼,气得头疼,连吐槽谁谁的力气都没有,捧着脑袋,真想哭了。

    倏地,一道男声冷不丁在耳旁响起:“王府即刻就到,王妃稍作忍耐。”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感情。

    可是赵明月头皮一炸,眼一抬,视线瞬间模糊了:“轩轩…”

    她知道青隽不会来亲迎,然而没料到,替他来的会是赤冽轩…心跳得厉害,又热又疼。

    后者侧眸睨她:“王妃自重。”

    心立马凉了,也不疼了。赵明月回他个白眼,毫不客气:“我饿了,要吃饭,立刻马上。如果你不同意,我就自己下轿去买。”

    不记得她也没关系,只要她记得就好,大不了重新开始从头再来,她有的是时间。

    不过眼下,吃东西才是头等大事。

    赤冽轩微微眯眸:“王妃在威胁本王?”

    赵明月懒得理他,起身钻出轿子。

    什么是威胁?不能付诸行动只靠嘴巴说的才叫威胁。

    下一秒,手臂被扯住,赤冽轩神色怪异地看着她:“本王去。”

    赵明月展唇笑了笑,又反拉住他:“不敢劳驾王爷,让其他人去就行。”

    赤冽轩垂眸望着臂上的白嫩小手:“本王去。”

    小手的主人还是不放开,“那您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

    “不要往我的饭菜里吐唾沫擤鼻涕。”

    “……”

    手臂被松开,赤冽轩撇回脸去,捂住心口,记忆深处的那道身影蓦地在脑海浮现。

    赵明月缩回轿子里,安心地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又唤宛若,哼唧:“饭来了没?好饿。”

    宛若没应,她又哼唧:“好饿,饭来了没?”

    轿外人终于忍俊不禁,吓她一跳。--这人怎么还没走?

    掀开帘子,赤冽轩勾唇望着她:“现下不方便停,稍后到了芳意街,我即刻去买。”

    赵明月呆望着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人精分吗?还是会变脸?

    再走了几里,队伍终于停了下来。赵明月正晕乎乎地数着眼前的星星,鼻端就飘来一股诱人的香味。睁开眼,赤冽轩带着衡溢等人立在轿前,每个人手上都提满了吃食,热气腾腾,品类繁多。

    赵明月索性把帘子撩上去,把身后的宽几搬到身前来,接过东西摆好,香喷喷地开吃。

    等她吃得差不多了,一只手又伸过来,捧着一盏甜饮。“还有餐后甜点。”

    赵明月喝了一口热乎乎的甘梨汁,抬眼望向赤冽轩,差点被呛到:“你怎么把一整杆冰糖葫芦都扛来了?”

    赤冽轩立在红艳扎眼的一大团冰糖葫芦旁边,除了脸颊似乎被映红了些,依旧是一副清澹高华的模样。“没零钱。”

    赵明月拿了三串冰糖葫芦,自己留了两串,递给赤冽轩一串,让宛若把剩下的分发给队伍里的人跟围在两边的百姓。一边吃一边疑惑地张望:“芳意街也不算繁华,什么时候这么堵了?”

    赤冽轩看了看她,眼神变了又变。

    赵明月心弦一动,不由自主地也瞧回去。

    刚才饿着肚子没寻思到,这人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得简直不要太快。莫非这就想起了他那位十几年不见的师妹,确认得差不多了?

    不过眼前也不适宜相认,且让他再琢磨试探些时日吧。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